旅行在“火山博物馆”阿森松岛 感受纯粹潜水体验

    来源:网易    发布时间:2018-12-25 16:59    编辑:公子潇     浏览量:

站在岛上,你会深感自身渺小,但这跟岛屿本身的面积大小无关。阿森松岛的长度和宽度都不过几公里,而距离最近的大陆海岸线则超过一千六百英里,因此一定是南大西洋的广袤让你产生了错觉。中大西洋的海脊露出洋面,形成粗粝的巨岩,如狂野蓝海中的一抹尘埃,

站在岛上,你会深感自身渺小,但这跟岛屿本身的面积大小无关。阿森松岛的长度和宽度都不过几公里,而距离最近的大陆海岸线则超过一千六百英里,因此一定是南大西洋的广袤让你产生了错觉。中大西洋的海脊露出洋面,形成粗粝的巨岩,如狂野蓝海中的一抹尘埃,最受欢迎的潜水路线就潜伏在这些岩石周围。

岛上的一切都含有冒险意味。在岛屿最北端的英吉利海湾,坐落着一座外表低调的潜水基地,这里是潜水之旅的开端,之后有一连串的潜水点散布于岛屿各处。

阿森松岛的潜水活动是岸潜与船潜的混合,它堪称一种纯粹的身体体验,与那些奢华的游客潜水线路相比,在这里开展潜水活动需要全程参与体力劳动——在酷热的赤道阳光下给氧气瓶打气、把沉重的装备载上四轮驱动车和船,我很快就汗流浃背、肌肉绷紧了。

我首先驾车驶过一小段公路,抵达瓜诺湾的一处天然岩石码头,在这里跟潜伴们汇合,一起把装备放上几条小得可怕的充气艇。每条船上有6个人。空间十分拥挤,把各种装备依次搬到船上,可真是一门艺术。一旦船遭到风浪摆布、偏离位置,我们就不得不努力重新调整方向,让它挨近岸边。这一点让所有同行的冒险家们感到恼火。

即使这貌似简单的行动也大有风险。因为开阔洋面上的持续风浪,让我们很难把船安全地拴在岸边。而如果任由橡胶船壳起起伏伏、撞在浮岩上,那么后果可想而知,将会多么危险。于是,一位勇敢的同伴纵身游向广阔海域上的小船,启动舷外发动机,牵引着绳垫包裹的船鼻驶入码头。然后,他富有技巧地让船在低功率运行下保持不动,其他人像蚂蚁搬家似的来来回回,匆忙地把装备搬到船上,同时计算着时间,等待大洋涨潮的时刻。

巨浪时而拍打着码头。如果不够小心,船就可能会被浪掀到码头上,氧气管和其他设备就会被甩进广袤的大洋,潜水者们将被抛进水中。我曾亲眼目睹好几次类似事件的发生,有一次自己也被抛进水中。我已有多年冒险经验,但当我完全明白情况失去控制时,那种体验依然是骇人的。你会感到自己在能量巨大的水域之中,彻底失去了力量,自然之力的宏大不可想象。幸运的是,一位富有急智的同行抓住了我胡乱挥舞的胳膊,让我没有不受控制地沉入海洋,而是仅仅在海里冲了个澡,顺带在火山岩上毫无尊严地刮擦了一下。

当你掉头朝向南大西洋的汹涌浪潮,发动动力合适的舷外发动机时,真正的兴奋感才刚刚开始。驶向强风巨浪的感受可以让你骨髓发颤,小船起起伏伏,伴随着撞碎浪花的巨响。我极少不带摄像机潜水,膝盖可以给贵重设备提供若干保护。不过,潜水一周之后,即使氯丁橡胶潜水服配有额外的缓冲垫,我的大腿上依然布满蓝色的挫伤,我双腿疲倦、疼痛。

我心中最好的潜水地点是阿森松岛东南方的水手长鸟岛和水手长鸟岩。想要驶向这两个最棒的地方,非得选择风浪平缓的时候开船不可,即使这样,短短几英里也要花上一个小时的工夫。船沿着崎岖的海岸行驶,发动机已经开足了马力,然而速度还是无比缓慢,每个人都变得迟钝、呆滞,无心聊天;我的双眼因迎面而来的盐雾而刺痛。然而,登上水手长鸟岛的背风海岸那一刻起,我们忽然精神焕发、紧张地相互打趣,期待着即将在世界上最偏远的地方潜水的体验。

阿森松岛几乎没有任何基础设施,因此我们必须仔细计划、小心潜水,才能保障安全。不过这倒是增加了刺激感,冒险总是让人心神震颤。陡峭的石墙预示着海水越来越深,不远处已超过100米。

仅仅三公里外,海洋的深度就骤然增加到1000米以上。对潜水生理学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一旦潜入30米以下,风险就会急剧增加。而且,在清澈的水中很难判断深度,缺乏足够自律的潜水者常常会轻易犯下致命的错误。

但风险毕竟可控,回报也极为丰厚。我永远忘不了自己第一次在这里潜水的经历,从那以后我就渴望一再重来。

我们首先乘船抵达入水点。水手长鸟岛是天然的避风港,成千只美丽的海鸟在陡直的峭壁边盘旋。这样的景象给我感官上的巨大冲击。从远处看,鸟儿们排成长长的弧形扫过天穹。舷外发动机稍稍减速,我们靠近海岸,这时,嘈杂而尖锐的鸟鸣立刻充斥了耳膜。鸟粪散发出刺鼻恶臭,随着旋风朝我毫无准备的鼻腔袭来,让我脸上的肌肉都扭曲了。

幸运的是,戴好潜水面罩和呼吸调节器,能把这股恶臭拒之鼻外。我背身一跃、离开小船,马上就落入海水清凉的怀抱中。水下世界的宁静令我倍感舒适,只有水压下吸入空气的摩擦声偶尔打破这片静谧。排出的废气形成一串银白色的泡泡,摇摇摆摆地浮上水面去。

水下地貌荒凉又美丽。古老的火山岩层陡然而立,其上装点着鲜艳的红色海绵。位于潮汐区的岩层,被冲刷成了岩洞和巨型卵石,30米之外又变成粗糙的浮石砂坪,最终一路倾斜而下,陷入真正的海渊。顽固的巨岩仿佛在努力向海面生长。围绕小岛潜游时,海浪会在岩石周围激起白色的水晕。这里并没有颜色夺目的软体珊瑚,但如果仔细查看礁石——它们是由一度融化的岩浆凝固而成的,你会惊讶地找到许多黄色的小海葵。

与一些热带潜水点相比,阿森松岛可以说是无比荒凉。但你在其他地方,也很难找到这样大群的鱼类了。在别处往往被偷猎殆尽的物种,比如大龙虾、石斑鱼和鳗鱼,这里仍然数量众多,不受人类打扰地生活着。黑鳞鲀鱼则是一种好奇的生物,它们铺天盖地,迅速围到穿着潜水服的访客周围,浅蓝色的海水变成了黑乎乎的一片。因为这种鱼全身皆墨,只有尾鳍和背鳍的根部,画着小小的白线。它们还会变色,让自己六边形的鳞片染上电光蓝、黄色和橙色。潜水过程中,我一心拍摄这种常见但却非常美丽的鱼类,感到开心极了。

水手长鸟岩,位于鸟岛南边,是我登上过最小的海底山。它露在海面上的部分只有那么点大,我都差不多可以跃过去。不过,在水下,小小的岩石延伸成垂直的峭壁,吸引了大群的鱼类。我最喜欢的一种是幼年的马眼杰克鱼,它们为安全起见,挤在一起,形成闪闪发光的一大团,并且始终保持队形、慌慌张张地窜来窜去,好像迷路了、或者上学迟到了似的。

天气好的时候,你可以在峭壁周围30米处徘徊,观察上万条鱼排成队列,在湛蓝的海水背景前游动。如果停留足够久,还能看见绿海龟、玳瑁、海豚、蝠鲼和加拉帕戈斯鲨鱼……在此列出生物全名单就太枯燥无味了,但各类大小生物的多样性着实令人惊叹。

阿森松岛不如红海、远东海域或者加勒比海地理便利,潜水的成本也要高出许多。这里也不像其他许多受欢迎的潜水点那样,拥有丰富的珊瑚资源,夺人眼球。但阿森松有极其充沛的海洋生物,远超其他地方,我愿意将之列为世界最佳潜水地点之一。它给人希望,也引人反思,并向我们提出了一个悖论:只有人类难以抵达的环境,生物才能如人所愿、不受干扰地自由生长。能在这偏远之地潜水,既是罕有的愉悦,也是难得的荣幸。

江苏苏讯网客服:025-66066100
【责任编辑:陆超】

江苏苏讯网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江苏苏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本网按规定给予一定的稿费或要求直接删除,请致电025-66066100 66066101,联系邮箱:724922822@qq.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