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为山岳景区,为何黄山旅游亏最惨?

    来源:网易    发布时间:2022-09-08 15:40    编辑:林下溪     浏览量:

二次创业创了个寂寞。 栏目 | 文旅商业财报 领域 | 景区 01 营收利润双降 A股有六大山岳景区,上半年亏得最惨的是黄山。 业绩显示,2022年上半年,九华旅游亏损3292.3万,丽江股份亏损5341.97万元,峨眉山A亏损5857.06万元,长白山亏损7167万元,张家界亏损1

“二次创业”创了个寂寞。

栏目 | 文旅商业财报

领域 | 景区

01

营收利润双降

A股有六大山岳景区,上半年亏得最惨的是黄山。

业绩显示,2022年上半年,九华旅游亏损3292.3万,丽江股份亏损5341.97万元,峨眉山A亏损5857.06万元,长白山亏损7167万元,张家界亏损1.17亿,黄山旅游亏损1.72亿元,同比下降近600%。

对此,黄山旅游表示,公司上半年业绩跌幅较大主要受华东疫情影响。黄山景区今年前6个月接客量仅33.36万人次,较去年同期减少64.73万人次,景区和索道业务收入分别同比跌72.13%、69.35%。

黄山旅游上半年的惨淡除了映刻在财务报表上,还体现在从业者的境遇。

今年3月24日,黄山市导游服务公司发布一则《黄山区采茶工招聘启事》,准备给无法执业的导游员提供采茶工的临时岗位。基本待遇为工资170元/天、包吃包住,工期结束还可就近推荐进厂工作。

茶园,是黄山的重要特色,让导游们去当采茶工是当地试图以采茶业来拉一把旅游业的“极限操作”。

但从时间节点上看,这很反常。在往年,黄山清明节前后都是旅游旺季。

2020年的清明节时,媒体还报道,2万人扎堆黄山,以至于黄山景区不得不临时关闭,还有个游客发现自己花了2小时,才走了不到1公里。

而现在,黄山的落寞从一张截图里就可以看出来。彼时,黄山风景区“实时客流量统计大屏”显示,只有2人进了景区,一个从前山玉屏来,另一个打后山云谷进。

随后景区出来回应,说这是早上8点的数据,但随后也承认,全天的游客,还不到1000人。

这个数量的游客远远不足以弥补景区的营业收入,黄山旅游2022年上半年财报显示,亏损最严重的两个板块是景区业务与酒店业务,景区业务的毛利率为-233.39%,酒店业务的毛利率则为-91.38%,高毛利业务索道及缆车毛利率亦下降了45.15%。

原因不言而喻,没有游客上山,更没有游客入住黄山旅游旗下的十余家酒店,景区业务叠加酒店业务共计亏损了8000余万元,占据了黄山旅游上半年亏损的一半。

倒是2021年被剥离出来的徽菜业务,在黄山旅游的持续投资扩张下,今年上半年以6106.72万元的营收成为黄山旅游营收“头把交椅”,营收占比约28.52%,但毛利率仅有6.07%,远低于索道及缆车业务32.75%的毛利率。

作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上市景区企业之一,黄山旅游是国内众多山岳类景区的缩影,占着稀缺资源“靠山吃山”,景区营收靠非常初级的门票+索道支撑,衍生业态酒店、餐饮等同样受客流影响较大,在上半年的疫情影响中断崖下滑。

02

亟需更新迭代

从地域范围及游客喜好来看,造访黄山的游客江浙沪占据了主流地位,正如峨眉山的主力客群来自川渝,九华山则是香客。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黄山市超过七成游客来自长三角三省一市。从最近4年间的黄山市国内客源市场结构来看,皖苏浙沪三省一市分别稳居前四位。

从客源市场游客量占比来看,疫情前,苏浙沪地区游客 量占比不断提高,已从 2014 年的 26.76% 增长至 2019 年的 33.3%。

今年,3-5月份受疫情冲击,尤其是长三角地区疫情冲击影响严重,直到7月30日,才有上海至黄山首个旅游团发团,由此,没有了近长三角富庶之地的客源优势,黄山旅游市场上半年呈断崖下跌,比其他知名A股景区面临的挑战更大。

如果说上述问题是行业的普遍问题,从黄山旅游自身来看,不满足于自身优越的自然资源,从2016年喊出“二次创业”战略,再到近些年提出数字化转型,黄山旅游的进步并不明显,仍未摆脱传统的“门票经济”。

从黄山旅游目前的收入结构来看,即使是“二次创业”反复提及的“山水村窟”中的一山(黄山景区)、一水(太平湖风景区)与正在开发的一窟(花山谜窟)也主要以门票营收为主。

以黄山旅游斥巨资开发的花山谜窟风景区为例,景区位于黄山山脉延伸区,上半年效益不理想,673万元的留抵退税款支撑花山谜窟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渡过难关。

同时,黄山旅游乘索率已在相对高位,票价提升受限,在运营成本不变的前提下,今年上半年报告期内,黄山旅游持股的黄山太平索道有限公司竟然亏损 312.6万元,这对于高毛利的索道业务来说是很难想象的。

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表示,黄山应做好景区的更新迭代。他说:“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后,国内旅游业遇到重大挫折的同时,也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客源市场瞬间回流,三亚旅游市场火爆,说明游客对国内旅游业仍旧抱有预期。门票和缆车作为最低级的变现方式,应不断迭代更新来吸引更多游客进行消费。”

此外,周鸣岐进一步谈到景区转型发展中顶层设计与逻辑的重要性,“黄山旅游的‘二次创业’战略在设计规划上也存在不少与当前市场环境不符的地方,比如其年报指明今后发展将更加大众化,这显然对行业格局趋势判断有误。随着疫情常态化,大众消费能力下行,未来旅游发展方向必然是小众化、度假化、特色化。”

周鸣岐指出,要二次创业就不应再是“圈地收门票”。既然要转型,就要对行业有清楚的认知,未来市场需要的是更加精致、个性化、能够体验的景区。

当下,峨眉山为摆脱门票依赖,在环峨眉山麓打造“环峨眉山生态医(康)养旅游度假带”。以医(康)养旅游度假带和南部片区为文旅项目建设主战场,包装生成了迷途露营基地等120个项目。

再比如河南云台山为带动门票减免,打造民宿小镇,将滑道、小火车、民宿等综合度假体验打包售卖,通过景区的“二消产品”来弥补门票减免带来的收入下降。

03

黄山之变

黄山旅游并非没有意识到自身旅游产品的局限性,去年投资1亿元设立黄山归隐乡村旅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此为平台加快业务拓展,已做完黄山市乡村微旅游目的地20余个项目选址并筛选6个储备项目。

黄山市乡村微旅游目的地开发情况尚有待观察,仍不失为一次突破性尝试。

除此之外,2019年8月,黄山旅游官方平台于正式上线,喊出数字化转型口号,黄山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章德辉透露,预计今年全年黄山旅游会发售超过30款数字藏品。

但NFT文旅数字藏品噱头居多,在应用中并不广泛,黄山旅游已累计发行5款共计5万余份数字藏品的销售盈利情况并未在财报中加以说明。

今年4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提出,“NFT作为一项区块链技术创新应用,在丰富数字经济模式、促进文创产业发展等方面显现出一定的潜在价值,但同时也存在炒作、洗钱、非法金融活动等风险隐患”。

的确,山岳型景区天生存在自然景观改动难、局限大等问题,除了名山盛名,疫情常态化下,振兴黄山旅游还需在注重游客体验的同时从创新型体验产品入手。

原文地址:https://www.163.com/dy/article/HGL8AH3A0539KJHA.html#
江苏苏讯网客服:025-86163400
【责任编辑:陆超】

江苏苏讯网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江苏苏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本网按规定给予一定的稿费或要求直接删除,请致电025-86163400 66066101,联系邮箱:724922822@qq.com。

分享到: